教育無小事,校外培訓無偏差

近年來,隨著全社會對教育多樣化需求的不斷提高,民辦教育培訓行業蓬勃發展,私人培訓市場也在一定程度上升溫,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人們多樣化、個性化學習的需要。根據數據,2016年有1.8億名中小學生,超過1.37億學生參加了中小學的課外輔導。然而,在市場人氣的背後,虛假宣傳、隨機收費等混亂現象並不少見。被批評最多的有兩點:一是資格不合法、不規范,我國培訓機構數量眾多,主體多樣,許可證不全,不具備教育培訓資格的人不多;另一方面,一些培訓機構在盈利傾向、教學運行、高升學率等方面的問題越來越嚴重,個別院校將競爭和考試與個別中小學的招生聯系起來,形成了“宣傳、招生、考試、競爭、學生交通、再招生”的利益鏈。 所有這些現象導致了集體社交焦慮,違反了生理和心理教育和法律專業學生的發展規律的,它違反了就近入學的義務教育豁免的原則,從心髒離開教育提前離開。 當然,清理和規范起來並不容易。以本市為例,全市有教育培訓機構近7000家,其中持證機構僅占總數的30%,無證企業占總數的1/5。在這些機構中,有些是由教育部門批准的,有些則是在工商部門等部門注冊的,因此安排工作不容易。而且,由於教育部門沒有執法的權力,發現問題後要進行有效的治理和解決,需要在多個部門之間建立有效的聯動機制。其次,要徹底切斷校外培訓機構與中小學招生的利益鏈條,堅決查處課後不與課餘培訓機構談話的中小學教師;並誘導或強迫學生參加校外培訓機構的培訓。經過周密安排,必須停業,並堅決吊銷吊銷證書。更重要的是,必須從根本原因和根本原因著手,找到根本原因的解決辦法,使整個民辦教育領域的所有主體都能根據各自的分化定位,發揮各自的優勢,相輔相成。

Läs mer →